設首頁 | 加收藏 | 回首頁 | RSS

當前位置 : 主頁 > 企業管理 > 企業文化 > 柏下山與涪水諸葛營

柏下山與涪水諸葛營

發布時間:2019-04-09來源:綿陽企業網楊純字號:
 

柏下山與涪水諸葛營
湯毓良

    柏下山與涪水諸葛營在綿陽鮮為人知,一般人說不清道不明。即使專家學者也有不同說法。這是因為柏下山在《直隸綿州志》和《綿陽縣志》都沒有記載,所以具體座落何處不得而知?至于涪水諸葛營,首先是諸葛亮是否來過涪縣?有沒有諸葛亮的遺跡?這是人們十分關注的問題。由于《三國志》和《華陽國志》等典籍均一筆帶過沒有明確記載,甚至連《三國演義》這類歷史小說也未涉及,因而一般不容易考證清楚。僅從明代萬歷四十六年(1618)曹學全編著的《蜀中名勝記》綿州條所引用的渭川王讓《記略》對“涪水諸葛營”的記載:“西絕涪水,有山曰柏下,諸葛公營壘在焉;而喬木婆娑者,蔣公琰萬秋之宅,鐘士季之所嘗致敬也。”這說明是對諸葛亮遺跡的記載,但不詳實,故至今綿陽史學界有三種說法。
    旗堡梁是“涪水諸葛營”嗎?
    旗堡梁又名黃土梁,位于安昌河南岸,過安昌橋,沿江而上2里即到,如今的洞天公園即是,翥鶴埝水繞流山腳,山上林木蔥籠。民間傳為“涪水諸葛營”,蜀漢建興五年(227),諸葛亮率軍北伐,經涪縣進駐漢中,并以涪縣為軍糧與兵員的補給基地。諸葛亮駐涪,在此操練軍隊,因山梁上曾有插旗的堡壘,后世稱為旗堡梁。被傳為是“涪水諸葛營”是因為該處位于金牛道上,從涪縣經御營壩,到旗堡梁,石橋鋪、皂角鋪、新鋪、磨家溝、金山鋪至白馬關落鳳坡去益州(成都);與柏下山有關,柏下山即柏樹下的山,當初并沒命名,簡稱柏下山,是因為山上有柏樹。這與“張飛柏”與“植柏表道”有關:建安二十一年(216)張飛任巴西太守后,巴西(今閬中)與涪縣、成都間,軍政羽書往來不絕,沿途多是山路,道小而密,難于辨認,張飛即令士卒于官道上:“植柏表道”,從此金牛道上一排排柏樹拔地而起,旗堡梁因有柏樹名柏下山是有可能的。
    但是,“西絕涪水”又如何講?涪水是涪江水,廣義上講涪縣河流可統稱涪水,旗堡梁面臨安昌河,也可稱涪水,但“西絕涪水”的西絕是西邊緊鄰涪水,而旗堡梁是“北絕”安昌河,加之與蔣琬墳墓無關(“而喬木婆娑者,蔣公琰萬秋之宅,鐘士季之所嘗致敬也。”)所以稱“涪水諸葛營”易被否定。
    西山公園營盤咀也有說法
    有專家學者認為“涪水諸葛營”是在西山公園營盤咀,此處確實一座重要軍營,而且與蔣琬墓同在西山,遙相呼應,王讓曾將諸葛營與蔣琬墓聯在一起;但問題是“西絕涪水”不相符,況且,西山遠離涪水,更不是“西絕”,也易被否定。
    又從蔣琬屯涪衛蜀中,公元234年(蜀漢建興十二年)秋,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軍中,蔣琬受遺命主持朝政,“總統國事”。其后他又于243年(蜀漢延熙六年)上疏揭議以涪縣為攻防大本營。史載:“從之,維(姜維)遂徙屯,琬自漢中還住涪。”姜維任大將軍,駐軍西山營盤咀。自此涪縣作為蜀漢的軍事重鎮達二十多年,直至蜀漢滅亡。也說明西山營盤咀是蔣琬、姜維屯涪的軍營;而諸葛亮入蜀是漢獻帝建安十七年(212年)的事,要說是“涪水諸葛營”在此是不成立的。
    龜山至五里堆一帶有可能是“涪水諸葛營”
    這里西面瀕臨涪江,也就是緊靠涪江東岸的一座山,合符“西絕涪水”的說法。雖然沒明說是柏下山,但此地離涪縣城很近,戰略地位顯著,張飛到過此地,五里堆傳說是他的點將臺;張飛“植柏表道”,種植“張飛柏”是極有可能的;三是這里為“涪水諸葛營”寨,與座落在西山(又名鳳凰山)的蔣琬墓,一東一西中隔涪江,遙相呼應,如果沒有這種關系,王讓就沒有必要將諸葛營與蔣琬墓聯在一起,并用對應形式記述了。另外,在這一帶地方,直到20世紀50年代,民間都還有“這里是當年諸葛亮營盤”的傳聞,亦可以從另一角度作出佐證。以上幾點,都符合王讓《記略》對“涪水諸葛營”的記載。
    諸葛亮是如何入川的?
    漢獻帝建安十九年(214年),“成都平,以亮為軍師將軍。署左將軍府事,先主外出,亮常鎮守成都,足食足兵。”蜀漢后主建興元年(223年),諸葛亮以丞相身份“開府治事”,“政事無巨細咸決于亮”,“務農殖谷,閉關息民”(《三國志》后主傳,諸葛亮傳)。諸葛亮在管理國家大事的同時,主要曾到成都附近各縣“考察吏治、民情”、“興辦水利,勸課農桑”,但都沒有跡象證明到涪縣視察。建興五年(公元227年)春天,諸葛亮統率軍北駐漢中,準備征伐魏國。雖然《三國志》有關記載均未說明諸葛亮北上的進軍路線,但從《華陽國志》以及《蜀中名勝記》、梓潼、劍州、昭化、廣元等州縣條內和《諸葛孔明全集》、《諸葛亮集》遺跡部分記載的梓潼臥龍山(葛山),劍州七盤山武侯坡、劍閣道、劍門關、七星關等地諸葛亮駐軍遺址的情況判斷,諸葛亮當年率軍北伐是沿金牛道(石牛道)經涪縣、梓潼、漢德(縣治在今劍閣縣漢陽鄉)、漢壽(昭化)等縣北上的。而且在漢德縣境“鑿石架空,為飛梁閣道”(即劍閣道),以通行運,由于涪縣是金牛道與陰平道會合處的“水陸四通”重鎮,諸葛亮率軍經過涪縣扎營留駐補充給養是很有可能的。當時涪縣縣治所在涪江東岸開元一帶,諸葛亮把軍營設置在“西絕涪水”南臨縣治,東旁大道的柏下山上,十分符合軍事要求。因此,“涪水諸葛營”很有可能就是當年諸葛亮率軍北伐經過涪縣時駐軍的軍營,也有可能是諸葛亮派駐涪縣軍隊的軍營。
 
    作者湯毓良系市《三國演義》學會常務理事
    老科協城建交通環保委員會成員   
     二O一九年四月四日    

綿陽企業網

 (編輯:浪子) 


分享到: 更多
  

熱點圖文

  • 劉氏宗親在綿陽祭祀祖先劉備
  • 蜀道話三國學術講座在綿陽舉行
  • 好樂商務網楊純與巴蜀真打笑星冷
  • 話說“涪城”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商業合作 | 廣告合作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2011-2015 綿陽企業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4007806號-1

    綿陽企業網 永久域名:www.sbkoyg.live 聯系電話:0816-2389618 騰訊QQ:982532733 手機:18780320066

    綿陽企業網部分資料來自相關合作方及互聯網,版權所有請勿復制建立鏡像。

    吉林11选5走势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