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首頁 | 加收藏 | 回首頁 | RSS

當前位置 : 主頁 > 企業管理 > 企業文化 > 東漢以前有關大禹治水的文物佐證

東漢以前有關大禹治水的文物佐證

發布時間:2019-06-16來源:綿陽企業網楊純字號:
 

東漢以前有關大禹治水的文物佐證
李德書
 
 
    大禹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治水英雄,是華夏立國之祖、儒學之祖和建學之祖,全世界華人對大禹莫不稱頌。到了20世紀30年代,由于疑古派的影響,使不少人對大禹其人、大禹治水及夏王朝產生了懷疑,逐漸把大禹及大禹治水都說成神話人物和神話傳說。21世紀初,國家“九五”重點科技攻關項目——“夏商周斷代工程”結論及“夏商周年表”的公布,以及“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禹會村遺址發掘成果的公布,當今學術界對大禹及大禹治水有了共識。但信者居多,疑者亦有。筆者通過對東漢以前有關大禹治水的文物佐證的梳理,確證大禹實有其人,大禹治水確有其事,夏王朝的存在不容置疑。
一、禹會村遺址證實了“禹會諸侯于涂山”的真實性
    2013年12月22日下午,“禹會村遺址與淮河流域文明研討會”學術成果正式予以公布。
    禹會村遺址是淮河中游地區處于龍山文化晚期階段的重要遺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歷經五年的規模性發掘,取得了豐碩的學術成果。在發掘和研究過程中,該研究領域的專家給予了高度關注,多次到現場對遺跡現象進行考察和論證,對文化特征進行比較、分析和研究,先期已給遺址定性為“大型禮儀性建筑基址”(如圖1、圖2、圖3所示)。


圖1  祭祀臺基全貌


圖2  柱洞位于西側


圖3  方土臺,板筑而成,原來高度不詳,現長寬均1米

    本次研討會,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中國先秦史學會、北京大學以及天津、河北、上海、江蘇、浙江、山東、河南、湖北、四川、安徽等地的相關專家60余人,又進行了全面、深入的論證。通過對考古資料和多學科研究,大家對禹會村遺址的遺跡現象、文化特征,并結合文獻記載和對涂山地望的考證,得出以下共識。
    禹會村遺址的發掘成果是自《左傳》和司馬遷以來兩千多年考證、研究“禹會諸侯于涂山,執玉帛者萬國”之“涂山”地望的最重要的考古學證據,其學術上的說服力是五種“涂山”說中最充分的。禹會村遺址與文獻記載的“禹會諸侯”事件密切相關,遺址中所展現的經過精心設計營建、面積達2000平方米的大型而別致的T形壇和以祭祀為主的器物組合以及不同區域的文化特征,大體再現了當時來自不同區域的氏族部落曾在此為實施某項重要任務而舉行過大型聚會和祭祀活動,由此烘托出“禹會諸侯于涂山,執玉帛者萬國”這一歷史事件發生的真實性。
    此外,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在淮河流域的實施給該地區提供了發掘和研究的空間,通過禹會村遺址所展示的考古成果,在學術上確立了淮河流域(尤其是淮河中游地區)是中華文明起源的重要地區之一,并對黃淮、江淮地區早期文明的發展產生了重要的影響。禹會村龍山文化晚期遺存為研究該地區社會復雜化進程提供了考古學證據。因此,禹會村遺址發現的重要現象為國家形成的探索起到了重要的學術支撐,為夏商周斷代工程的結論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二、西周青銅器“遂公盨”有大禹治水的記載
    2002年,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展出了與大禹有關的國寶文物青銅器“遂公盨”(如圖4所示)。現在,把這段銘文(經李學勤先生標點斷句)用現行字抄給大家:

圖  4
 
    “天命禹敷土,隨山濬川,迺差地設征,降民監德,迺自作配享民,成父母。生我王、作臣,闕貴唯德。民好明德,顧在天下。用闕紹好,益干懿德,康亡不懋。孝友,訏明經齊,好祀天廢。心好德,婚媾亦唯協。天釐用考,審復用祓祿,永御于氓。遂公曰:民唯克用茲德,亡誨。”
    余世誠先生將這段銘文譯成今文,其大意為:上天命大禹布治下土,隨山刊木,疏浚河川,以平定水患。隨之各地以水土條件為據交納貢賦,百姓安居 樂業。大禹恩德于民,百姓愛他如同父母。而今上天生我為王,我的子臣們都要像大禹那樣,有德于民,并使之愈加完善。對父母要孝敬,兄弟間要和睦,祭祀要隆重,夫妻要和諧。這樣天必賜以壽,神必降以福祿,國家長治久安。作為遂國的國公,我號召:大家都要按德行事,切不可輕慢!
    “遂公盨”這篇銘文,一反其他青銅器銘文的老套,以大禹功德為范例,寫出君臣要為政以德、民眾要以德行事的一篇有論有據、有頭有尾的政論文章。這不能不讓今人折服和震驚!更讓人震驚的是,銘文中的觀點乃言詞竟和七百年后的《尚書》《詩經》等古典文獻相一致!
    經孔子編序的《尚書》“禹貢”篇開頭即曰:“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意即。大禹布治大地,沿大山砍木為記,確定各州名山大河。孔夫子為該篇做序時,也使用了“禹別九州,隨山浚川,任土作貢”的詞句,說大禹沿山砍木為記,疏通江河,劃分九州,依據土地條件規定貢賦。    《尚書》的“益稷”篇更是記述了大禹治水的具體情況,文中再次出現了“隨山刊木”字句。關于“德政”,《尚書》“大禹謨”篇中記載了禹本人的高見:“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敘。”意思是,君主的美德在于搞好政事,政事的根本在于養護百姓。修水利、存火種、煉金屬、伐木材、開土地、種五谷,還有抓教育、厚民生、促和諧,這九件事要常常講。
三、戰國楚簡《容成氏》中有大禹九州治水的記載
上海博物館收藏的戰國楚簡《容成氏》(如圖5所示)中,不但有九州治水的記載,而且州名不同于其他傳世文獻。茲用通行字引簡文如下:


圖  5
    禹親執耒耜,以陂明都之澤,決九河之阻,于是乎夾州、涂州始可處。禹通淮與沂,東注之海,于是乎競州、莒州始可處也。禹乃通蔞與易,東注之海,于是乎蓏州始可處也。禹乃通三江五湖,東注之海,于是乎荊州、陽州始可處也。禹乃通伊、洛并湹、澗,東注之河,于是乎敘州始可處也。禹乃通涇與渭,北注之河,于是乎虘州始可處也。
    杜勇先生著文指出:簡文中的夾州為《禹貢》所無,然《禹貢》兗州有“九河”,知九河所在的夾州當即《禹貢》的兗州。明都,古澤名,《禹貢》作“孟豬”。敘在豫州,地在今河南商丘東北,與徐州鄰近。而《容成氏》另有敘(豫)州,則明都所在的涂州,當屬《禹貢》徐州的一部分。競州、莒州的淮、沂二水,《禹貢》敘在徐州,則競州、莒州亦當在《禹貢》徐州境內。《職方氏》青州有沂山,而莒地又近沂水,或莒州略當《禹貢》的青州。蓏州亦為《禹貢》所無,所屬蔞(溇)水與嘑沱相連。《山海經·北次三經》云:“嘑沱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溇水。”又《史記·蘇秦列傳》說:“(燕)南有嘑沱、易水。”則蔞水、易水所在蓏州當在《禹貢》冀州境內。敘州所在的伊、洛、湹、澗,《禹貢》屬豫州。敘與豫通,《爾雅·釋言》:“豫,序也。”則敘州即《禹貢》豫州。荊州、陽(揚)州與《禹貢》同名,州域亦略相當。虘州有涇、渭二水,相當于《禹貢》的雍州。可見《容成氏》九州說,雖然州名與《禹貢》多有不同,但其州域合起來仍不出《禹貢》九州(除梁州外)之范圍。
    此簡文中沒有提到梁州,那就是《容成氏》特別是九州章,很可能是春秋時期的文本,而《禹貢》九州中有梁州則是戰國時期的文本。
四、東漢武梁祠畫像石有關大禹治水的記載
    武梁祠石刻畫像(如圖6、圖7所示)在今山東嘉祥縣武翟山(舊稱紫云山)下,是東漢末年嘉祥武氏家族墓葬的雙闕和四個石祠堂的裝飾畫,其中以武梁的祠堂為最早,故名。現存畫像石四十三塊,畫像石多用減地陽刻法,雕刻精細,造型生動。畫像內容豐富,取材廣泛,包括歷史人物歷史故事﹑孝義故事﹑列女故事﹑神話傳說和各種車馬出行﹑宴筵樂舞﹑庖廚﹑水陸攻戰﹑祥瑞災異等,從不同的角度反映了東漢時期的社會狀況﹑風土人情﹑典章制度﹑宗教信仰,不僅是精美的古代石刻藝術品,也是研究東漢時期政治﹑經濟﹑文化的重要實物資料。
    武梁祠建于東漢桓靈二帝時期,是一位舉孝廉而不愿做官的文人武梁所建。將漢代人認同的上古帝王畫像刻石并題以文字簡介,以期流傳后世。武梁祠畫像石中的歷代帝王像及文字題記,在北宋之前一直不為官方和學界關注,直到宋代文學家、史學家、金石考古學家歐陽修發現后才引起重視。歐陽修將畫像石中的華胥氏、伏羲、女媧、少昊、神農、黃帝、顓頊、帝嚳、堯、舜、禹、啟歷代帝王像的文字題記收入《金石錄》中,傳承后世,其中大禹石刻畫像題記為:“夏禹長于地理,脈泉知陰,隨時設防,退為肉刑”尤為珍貴。這些石刻帝王像成為今天我們能夠看到的最早的上古帝王畫像,而今更是受到國家的高度重視,得到國家的經費支持而修復。陜西黃帝陵享殿中的黃帝像即是依據武梁祠中的黃帝像復制的。現行小學歷史教科書中的大禹像即是依據武梁祠中的大禹像復制的。

 

圖6  山東嘉祥縣武梁祠東漢石刻古代帝王像

 
圖7  武梁祠東漢石刻夏禹像拓片及復原圖

五、東漢《景云碑》關大禹治水的記載
    三峽考古中發現的東漢巴郡朐忍令景云碑(如圖8所示),于2003年3月在云陽縣舊縣坪發掘出土,現存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2005年5月《中國書法》雜志公布了此碑初拓照片及叢文俊先生考述。2006年4月《四川文物》第1期發表了四川師范大學魏啟鵬先生的研究文章《讀三峽新出東漢景云碑》。該碑碑文為陰刻隸書,共13行,每行約30字,全文共367字。碑成于隸書成熟和鼎盛的東漢后期,不僅是近百年來巴蜀出土漢碑中罕見的精品,而且為巴蜀古史增添了前所未有的新證。
 
圖  8

根據魏啟鵬先生的斷句標點,現將碑文抄錄于下:
    漢巴郡朐忍令廣漢景云叔于,以永元十五年季夏仲旬己亥卒。君帝高陽之苗裔,封茲楚熊,氏以國別。高祖龍興,婁敬畫計,遷諸關東豪族英杰,都于咸陽,攘竟(境)蕃蘅(衛)。大業既定,鎮安海內。
先人伯沇(杼),匪字慷慨,術禹石紐、汶川之會。帷屋甲悵(帳),龜車留遰,家于梓湩(潼),九族布列,裳絻相龍,名右冠蓋。
    君其始仕,天資明括。典牧二城,朱紫有別。強不凌弱,威不猛害。政化如神,蒸民乃厲。州郡竝(并)表,當享苻(符)艾。大命顛覆,中年殂歿。如喪考妣,三載泣怛。退勿八音,百姓流淚。魂靈既載,農夫則(惻)結。行路撫涕,織婦喑咽。吏民懷慕,戶有祠祭。煙火相望,四時不絕。深野曠澤,哀聲忉切。追歌遺風,嘆績億世。刻石記號,永永不滅。嗚呼哀哉!
    贊曰:皇靈炳壁,郢令名矣。作民父母,化洽平矣。百工維時,品流刑矣。善勸惡懼,物咸寧矣。三考絀來力,陟幽明矣。振華處實,畼遐聲矣。重曰:皇靈稟氣,卓有純兮。惟汶降神,梃斯君兮。未升卿尹,中失年兮。流名后載,久而榮兮。勒銘金石,表積勛兮。冀勉來嗣,示后昆兮!
    熹平二年仲春上旬,朐忍令梓湩(潼)雍諱陟字伯寧,為景君刊斯銘兮。
根據魏啟鵬先生的解讀論考,該碑的大意如下:
    第一段說的是,東漢巴郡朐忍(今重慶市云陽縣)令,為廣漢郡(治地梓潼)人景云(字叔于),于永元十五年(公元103年)季夏卒。楚之景氏乃以地為氏,景氏與熊、屈、昭雖同為高陽之苗裔,然分支已在鯀禹一脈,“祖顓頊而宗禹”,應是禹之后裔,當屬女以姓。
    第二段說的是,景氏的先祖伯沇(讀為伯杼或予),他的志向慷慨。遵循大禹在石紐、汶川召集宗族各支盟誓和盟會之訓。(在夏代歷史上從太康到夏桀,只有伯杼一人被后世公認是遵循大禹治國之道的君主,受到尊重和祭祀)伯杼在少康中興后,為遵循“禹石紐、汶川之會的遺訓,曾甲帳龜車,前往蜀中巡狩,瞻仰祭奠祖宗出生地。此時,包括景氏祖輩在內的鯀禹后人,九族遷徙,“家于梓潼”。九族子孫全套禮服,世代隆重祭祀先祖,讓伯禹、伯杼的英名保佑夏后氏族裔綿延宏大,世為官宦。
    第三段是說,景云為朐忍縣令,政聲顯赫,百姓擁戴,賢才尚未大展卻中年早逝,未能晉升到二千石官階。
    第四段是說,先祖的光輝照耀景云成名,景云美好的聲譽,盛傳四方。不愧有汶山郡所降神禹的遺風。
    第五段是說,熹平二年(公元173年)仲春上旬,朐忍(今云陽)縣令梓潼人雍陟(字伯寧),為景云立碑刊銘。此時,梓潼為廣漢郡屬縣(郡治已遷離),同為老鄉,所以雍陟要為景云樹碑立傳,彰顯聲名。

東漢景云碑為我們今天研究巴蜀古史提供了以下新證。
    其一,提供了古蜀國與中原夏王朝緊密聯系的新證。傳世典籍中除了夏桀伐岷山而娶琬、琰二女(傳為妹喜,即最早的雅女)之外,幾乎是一片空白。大禹率族人向東發展之后,禹鄉舊地如何,景云碑記述了禹后七世王、少康之子伯杼,在少康中興后,曾按照夏王的禮制,帶著懸有龜蛇之旗的車騎儀仗隊伍,巡狩回蜀的史實。
    其二,提供了大禹在石紐、汶川兩地召集宗族各支舉行盟誓和盟會的新證。碑文記述的石紐、汶川兩個地名,東漢時均不是縣名,而是小地名,分屬汶山郡廣柔縣和綿虒縣。西漢揚雄《蜀王本記》、三國蜀漢譙周《蜀本記》、西晉陳壽《三國志·蜀書》、晉代常璩《華陽國志·蜀志》中均無汶川縣之稱謂,卻均有禹生石紐的記載。今北川縣禹里鄉石紐山“因有兩塊巨石,石尖紐為一曰石紐”。“石紐”二字為陽刻漢篆,傳為揚雄所題。此外,今汶川縣、茂縣、理縣也有石紐山及題刻,蓋因漢時同屬汶山郡廣柔縣。但這三縣的石紐山均無《四川通志》所載“因有兩塊巨石,石尖紐結為一”的奇觀,其“石紐山”題刻均為楷書或行書,且年代較近。今北川縣禹里鄉石紐山下的白草河與青片河匯合處尚有大禹治水告別家鄉父老舉行治水盟誓的誓水柱遺址及石刻拓片。誓水柱有禹書蟲篆體十二字,宋《淳化閣帖》釋為:“出令聶子星紀齊春其尚節化。”其義深奧難懂,當為大禹治水出發時的誓言。另外,大禹“岷山導江”時,在汶川召集宗族各支亦舉行過盟會。因此,景云碑才有“術禹石紐、汶川之會”的記述。
    其三,提供了北川縣禹里鄉禹穴溝內“一線天”絕壁上蟲篆體石刻“禹穴”二字來源的新證。《四川通志》說是“為大禹所書”,現在根據景云碑的記述是可以相信的。也不排除為禹后七世王伯杼巡狩回蜀拜訪大禹出生地禹穴溝時所書。
    其四,提供了今北川縣壩底鄉、梓潼縣、三臺縣景福鄉等地景氏家族均來源于伯杼宗族的新證。《蜀典·禹伐尼陳山梓》記載:“蜀記:夏禹欲造獨木舟,知梓潼縣尼陳山有梓,徑一丈二寸,令匠者伐之。樹神為童子,不服,禹責而伐之。”伯杼令九族遷徙,“家于梓潼”,正是為了繼承大禹治水興國為民的遺志。
    其五,提供了古蜀國通往夏王朝交通要道的新證。《尚書·禹貢》記載:“華陽黑水帷梁州。岷蟠既藝,沱潛既道,蔡蒙旅平,和夷底績。……西傾因桓是來,浮于潛,逾于沔,入于渭,亂于河。”現代考古發掘證明,從寶雞北首嶺、廣元營盤梁、綿陽邊堆山到廣漢三星堆,早在5000多年前,即已形成從中原到蜀中的入蜀之道。夏代蜀中的貢品正是從廣漢三星堆經綿陽邊堆山、廣元營盤梁,經沔水上溯,翻過秦嶺,入渭水,轉黃河,運往夏都。而禹后七世王伯杼在距今3800多年前,正是經現在的寶雞、廣元、梓潼、綿陽到北川禹里朝拜禹生圣地。

(作者系西南科技大學文學與藝術學院教授,四川省社科院禹羌文化研究所名譽所長,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院研究員,中國歐陽修研究會副會長,中國三國演義學會副秘書長,中國先秦史學會特聘理事、禹羌文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四川省大禹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四川省川劇理論研究會副會長,四川省李白研究會顧問,四川省嫘祖蜀錦研究中心顧問)
 

綿陽企業網

 (編輯:浪子) 


分享到: 更多
  

熱點圖文

  • 東漢以前有關大禹治水的文物佐證
  • 禹生石紐在何處,歷史地圖有標注
  • 劉氏宗親在綿陽祭祀祖先劉備
  • 蜀道話三國學術講座在綿陽舉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商業合作 | 廣告合作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2011-2015 綿陽企業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4007806號-1

    綿陽企業網 永久域名:www.sbkoyg.live 聯系電話:0816-2389618 騰訊QQ:982532733 手機:18780320066

    綿陽企業網部分資料來自相關合作方及互聯網,版權所有請勿復制建立鏡像。

    吉林11选5走势图导航